「我成了新上海人」——訪華東師大台籍副教授陳弘信

2019年02月19日来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

“2019年對在大陸的台灣人來說是充滿機遇的,希望大家靠自己努力實現更好的發展。我也願盡自己所能,為更多想要到大陸發展的台灣青年提供幫助。”2010年來到大陸發展,現為華東師範大學企業經濟與管理學部副教授的陳弘信說。

今年是他從大陸回臺北過的第9個春節,多年間,飛越清淺海峽的時間變短了,大陸服務臺胞的措施更全面便利了,不變的是兩岸共有的傳統中國年味和對美好生活的嚮往。

“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團圓”

“我早年間就經常參加兩岸交流活動,那時候每次都要到香港轉機,來一趟要花一整天時間。”說起這些年來的變化,陳弘信表示自己有深切的感受,“近幾年就方便太多了,現在我從上海的家到臺北的家,全程只要三四個小時。”

“原來回台灣過年還有一個問題,那就是機票非常緊張,我們‘十一’左右就要開始搶春節的票,大家都很窘迫。”陳弘信笑言,搶飛機票一點不比大陸同胞搶火車票、高鐵票容易。“現在每年都會協調春節加班機,而且加班機的價格都不會很高,基本可以保證大家都能回家過年。這也讓大家更踏實、更安心。”

今年春節,陳弘信還在自己身邊發現了一個新現象:有些台商選擇“逆向而行”,直接把家人接到大陸過年。“像我所在的上海和周邊一些城市,物質條件越來越好,景觀也很好看,家裡人都願意來體驗大陸的春節。甚至有個台商朋友,專門把已經回家的員工的宿舍騰出來,讓其他員工邀請家裡人過來團聚。”

“我每年都會回臺北陪家裡人過年。”陳弘信感慨道,“不過不管在上海,還是在臺北,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團圓。這對兩岸同胞來說是共通的。”

“居住證帶給我們實實在在的便利”

過去一年,讓陳弘信最有獲得感的事是領到了居民居住證,“居住證帶給我們實實在在的便利。成了新上海人,我們也更有歸屬感了。”

“記得有一次開車出門忘了隨身攜帶駕駛證,交警把車子扣了,要罰款扣分,這都是合乎法規的。但讓我覺得荒誕是,當我第二天去交罰單的時候,交警發現系統裡沒有這筆罰單,因為我的駕駛證是用8位數的臺胞證申請的。”

那怎麼辦呢?“我當時急著領車,就說要不再開一張罰單,我現場直接交了總可以吧?但是沒想到,當場開的罰單,系統當中還是無法識別。”說到這裡,陳弘信有點哭笑不得。

2018年9月1日,港澳臺居民居住證開始申領第一天,陳弘信就帶著全家去辦理了。“拿到證件後,第一件事就是去交管所更新自己的號碼。說來也是很巧,排在我前面的3個都是跟我相同情況的台灣人,可見這個政策方便了多少人。”

近些年,台灣就業市場不景氣,許多年輕人選擇到大陸發展。陳弘信發起的“英才彙聚、滬上逐夢” 台灣優秀博士(生)上海高校交流會已經舉辦了兩屆,為100多名台籍博士來上海高校求職提供了便利。

2018年以來,“31條惠及臺胞措施”、取消台港澳人員在內地就業許可、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出,讓臺胞可以更好地融入大陸發展。“大陸越來越有吸引力,今年我們還打算擴大交流會的規模和地域,讓更多人參與進來。”陳弘信說。

“過的都是傳統中國年”

穿漂亮的新衣服,吃豐盛的年夜飯,小孩們放完煙花,就圍著爺爺奶奶拜新年、領壓歲錢……這是陳弘信懷念的小時候過年的記憶,“我們過的都是傳統中國年。”

“我們一大家子有四五十人,每逢過年,大家都從天南海北回到爺爺奶奶家,真是熱鬧!”陳弘信說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媽媽做的佛跳牆,“白菜、魚翅、臘肉、芋頭、排骨、板栗……光準備食材就夠麻煩的了,但可能因為它也叫‘福壽全’,寓意好,每年家裡都會做。”

這幾年春節回到臺北,陳弘信也有些“不習慣”的地方。“我每次去夜市吃小吃,都會找回來一口袋的零錢,在上海已經習慣了用移動支付買早餐、點外賣,回到臺北還真是非常不方便。再就是臺北街頭的摩托車噪音大、尾氣重,這在上海也是很少見的了。”

“我的兩個孩子也慢慢長大了,每年我都會帶他們回臺北過年。”陳弘信說,“去年拿到了居住證,我也考慮讓他們從台商學校轉到公立學校上學,讓他們更好地融入當地社會。”(記者 程龍)

[編輯: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