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時代,如何理解藝術與審美

2019年03月20日来源:光明網

曾經在網絡上讀到一首由計算機作的詩詞,雖無多少文學價值,但還算規整。這不禁讓人思慮:在一個人工智能(AI)被普遍推崇的時代,美的領地是否有一天會被攻陷?由此,筆者不禁想起了古希臘的雕塑維納斯像。

AI時代,如何理解藝術與審美

《米洛斯的維納斯》無疑是世界雕塑史上的一件杰作。但這件作品在出土時,缺失了兩條手臂。長期以來,許多雕塑家及藝術史家,都曾嘗試以各種方案來復原這件作品。不過遺憾的是,這些方案全都失敗了。是他們缺少先進的設備和工具嗎?顯然不是。我們可以動用世界上最先進的計算機來進行設計,但是,美的作品絕非數字計算可以得出來。

事實上,修復維納斯像的這些努力,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荒謬性。他們只是將其當成了之前那尊完整雕塑的殘留物,却沒有意識到,斷臂之後的維納斯已經成了一件新的作品,一件完美自足的藝術作品——它已不再殘缺!不管這尊雕塑在歷史上曾經遭遇過什麽,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:一個偶然的際遇成就了它的偉大。

表面而言,這只是一個意外的結果,細究起來則會發現:這一事件恰好說明了,具有高度個性特徵的審美對象,往往不是理性設計和科學計算所能達到的。它具有絕對的偶然性,但這一偶然性一旦成爲既成事實, 就成了唯一的審美高度——它的標準絕不在于之前那個尚未斷臂的維納斯!在審美領域中,它與後者已沒有任何附屬關係。正如法國美學家杜夫海納指出的:「無論我們任何時候看米洛斯的維納斯,都不必想像一位完整的婦女……在這件删截的雕像中,沒有失去任何東西,正如羅丹的一件軀幹雕像一樣;雕像充分地、輝煌地、完美無缺地顯現。」

AI時代,如何理解藝術與審美

大理石雕塑《米洛斯的維納斯》,又稱《斷臂的維納斯》,現收藏于法國盧浮宮博物館。

由此可見,對于真正美的作品來說,根本不存在什麽「殘缺」。所謂的「殘缺美」,也只是詞語的某種誤用。即使一件人體雕塑四肢健全,如果它雕得不美,那也是「不完整的」。當人們說一件作品沒有達到它「應有的完備性」時,其實也只是一種權宜性的表達。因爲,任何「完備性」總是預示著某種先在的標準,但美却拒絕任何的先定性。當然,這幷不意味著美的創造可以胡亂爲之、不講章法,而是說美的尺度或章法,絕不是在審美判斷之先就已存在的某種「對象」或「事實」。「對象」或「事實」總是既成的,審美的尺度却是伴隨著審美判斷在不斷生成著的。

審美既是判斷的活動,也是判斷的標準。恰恰正是這一點,使得美的標準完全迥异于數字計算的標準。美的對象,也因此具有了超出數字計算之精准性的無窮張力。中國古人在描述美人之美時曾這樣說道:「東家之子,增之一分則太長,减之一分則太短;著粉則太白,施朱則太赤。」但究竟哪一種才是恰到好處的最佳搭配呢?這顯然不是一個科學或認識論的問題。在此,美的標準是理性邏輯所不可測度的,它有一種「非定點性」。它既不是在一定的時刻,也不是在一定的位所。它總是在「恍惚迷離」之處,在「不即不離」之處。在這個意義上,達到往往即是越過,抓住往往即是遺失。

總之,美是不可預測、不可計量的。偉大的藝術,亦因此才是唯一的、不可重複的。也只有人的生命感性,才能在藝術創作或審美活動中把握到這一點。(陳海靜)

[編輯: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