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徒手攀岩》看得人嚇出一身汗

2019年03月12日来源:揚子晚報

原標題:《徒手攀岩》看得人嚇出一身汗

 

 

《徒手攀岩》劇照

今年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《徒手攀岩》自獲獎以來,在網上一直保持很高的熱度,無數網友僅僅看個預告就嚇出一身汗。記者搜索男主角Alex Honnold的名字時,出現的第一個自動聯想關鍵詞竟然是「Alex Honnold死了沒」,可見「徒手攀岩」意味著什麽。南京也有一些攀岩愛好者,玩了10年戶外運動的王猛昨天(3月11日)告訴記者,南京大概有幾百名攀岩愛好者,紫金山、金牛湖、栖霞山有幾處適合攀岩,是愛好者的聚集地,但他也常看到一些新手因大意而出事故。該紀錄片一出,曾在民間救援組織工作過的他更擔心了,希望大家領會該片的內涵,而不是盲從地以爲攀岩就是找新鮮找刺激。

關鍵詞:Alex Honnold 「真·蜘蛛俠」一般的存在

估計大部分中國人都沒聽說過亞曆克斯·霍諾爾德(Alex Honnold),外媒給他冠以「全球徒手攀岩界第一人」,堪稱「真·蜘蛛俠」一般的存在。

七年來,他已徒手攀岩上千次。2010年的紀錄片《孤身絕壁》講述了他徒手攀登猶他州錫安國家公園月光拱壁,以及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半穹頂西北壁的過程;2011年,他僅用8分鐘,就完成了鳳凰岩——全美第一條5.13a難度的岩壁;2012年,他花了整整19小時,連續攀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中三塊最大的岩壁,總計2100米。

關鍵詞:徒手攀岩

一個失手就意味著死亡

《徒手攀岩》由9位攝影師兼攀岩好手背負攝像機,在繩索的幫助下攀爬拍攝。

影片第一個鏡頭,就讓人震驚到說不出話——光禿禿的懸崖岩壁下方是萬丈深淵,一個紅色身影正在緩慢攀爬,身上除了粉袋和鞋子外, 什麽保護措施都沒有。他只能依靠光滑的岩壁上大約2cm左右的微凸作爲著力點,全身重量以及性命,都系于這不到幾厘米的縫隙。背景音裏呼嘯的風、鳥叫聲,和亞曆克斯的呼吸聲混合,這樣的描述就已讓人心驚肉跳。

徒手攀岩(Free solo)是攀岩的一種,爲戶外極限運動中的最極限,不借助任何輔助工具進行攀登,這對攀岩技巧要求極高,同時對心理也是極大挑戰,一個失手就意味著死亡。完美或死亡,是唯二的結局。該片中也有歷史上一些優秀攀岩者死于這種嘗試的鏡頭。

關鍵詞:酋長岩

電腦開機畫面可能就是它

《徒手攀岩》記錄了亞曆克斯最野心勃勃的一次挑戰——征服「絕對的攀岩勝地」酋長岩。你的電腦開機畫面說不定就是它。

酋長岩,是全球最大的花崗岩巨型獨石,聳立于美國加州約塞米蒂國家公園內,是全世界攀岩愛好者心中的勝地,914米高,光溜溜的絕壁,直上直下,且幾乎沒有著力點,因其陡峭和凶險著稱,號稱全球最難攀爬的路綫。在亞曆克斯之前,成功徒手登頂酋長岩的人數是零,至少有三四十人在挑戰中死于山澗。該紀錄片完整呈現了徒手攀登酋長岩需要解决的幾大問題,包括號稱「極限平面」的第6路段,整個岩石表面沒有任何可以抓住的裂縫或邊緣。還有「怪獸大裂縫」,經過該路段時攀岩者的身體有很大一部分夾在山縫裏,只能在極有限的空間裏挪動爬行。然後是「巨礫坡」,這段攀爬等于雜技表演,只能用兩根手指支撑身體在岩石表面平移,而到了接縫處,由于岩壁距離較遠,只能雙手放開跳到對面,稍有差池,就會萬劫不復……

關鍵詞:心理戰

大神也會恐懼,也會半途而廢

《徒手攀岩》有一大亮點,就是真實記錄亞曆克斯面對恐懼時的退縮,沒有把他塑造成神,朋友及拍攝組也都尊重他的退縮,配合他的糾結。影片後半段詳細記錄了他攀登酋長岩的全部過程,全程高能。屏幕外的觀衆心跳加速,手脚冒汗,緊張到想喊救命。現場攝影師也數次掩面,背過身去不敢直視監視器。幸好,亞曆克斯成功了,只用了三個多小時,就征服了這座高達三千英尺的險峻岩脉。

延伸閱讀

紫金山、栖霞山、金牛湖也有「野攀」勝地

10年老攀友告誡:戶外運動事故大多是盲目高估自己

攀岩愛好者王猛2009年就開始痴迷攀岩和探洞,很早就關注到亞曆克斯,看過很多他的攀岩視頻。不過接受記者采訪時他憂心忡忡,他說,因爲工作的緣故,他看完《徒手攀岩》,更多的是擔憂,很怕新手誤認爲攀岩就是新鮮和刺激,他之前在紫金山攀岩時就見到很多過于盲目自信的人。他說,如今戶外運動蓬勃發展,愛好者很多,但事故也很多,大多就是因爲高估自己。

說到南京攀岩愛好者,他表示,自己喜歡跟三五好友一起玩,屬?散戶;也有收費俱樂部,有專業教練做技術指導和安全保障;大學裏也有戶外運動社團,像中國藥科大學就有攀岩團隊。

攀岩愛好者平日裏訓練,喜歡在室內岩館的攀岩墻上進行。矮的叫抱石,不用繩索,有教練在後面保護,可以左右橫向攀爬;高的則需要繩索保護,墻上有很多抓點,可以通過設計特定的抓點來增加和减少難度。攀岩作爲一種運動項目,涉及到身體各方面的鍛煉,也練習到專注力和耐力,很受家長和小朋友的青睞。

「野外攀岩呢,南京其實也有一些‘勝地’的,比如紫金山、金牛湖、栖霞山有幾處,很多人會去,但都是帶保護繩的。」王猛告訴記者,徒手攀岩是高危運動,沒有正確的引導,風險非常大。除了身體素質和心理素質的挑戰,像亞曆克斯這個級別的攀岩人物,第一次徒手挑戰酋長岩時都放弃過,再次備戰的兩年裏,也是無數次在酋長岩上帶繩攀爬,摸清每一塊石頭,每一條縫隙,才有最後的登頂成功。王猛說,現實中他和夥伴們爲了一次完整的攀岩,也一樣要磕很多遍綫路,在實地反復總結攀岩的姿勢和技巧。

不過,既然攀岩是極限運動,爲什麽還這麽痴迷呢?王猛也表示,雖然每次過年回家,老媽都會敲打他說悠著點玩這些,但在他來說,攀岩時特別專注,所以內心特別安靜,這是一份特別難得的平靜。另外,攀岩時看風景的視角,也是別人沒有的。

[編輯: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