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鎮青年還能支撐大電影嗎?

2019年01月07日来源:北京青年報

本周,貓眼研究院、電影頻道、「燈塔」等多家機構推出了各類2018中國電影市場資料。這些資料顯示,2018年,中國電影雖然票房突破600億成績喜人,但是中國電影市場卻明顯降溫,較2017年票房同比增長9.1%。近三年首次增速低於10%。不過,河南省票房以20%的增長率,異軍突起,成為票房增速最快的省份。

此外,以往被電影人寄予厚望的三四線城市票房令人失望。其中,被稱為「小鎮青年」的觀影群體,曾經被看作是票房推動力,但現在這個推動力也在衰弱。

「小鎮青年」一般指來自於三四線以下城市,甚至縣級城市裡小鎮中的年輕觀影者們。北京青年報特意向河南省的「小鎮青年」徵集了觀影手記,靜下心來聆聽他們的聲音,中國電影或許能夠懂得很多。

觀察

中國電影未來如何走?

2018年的中國電影,「內容為王」「口碑至上」等觀念逐漸成為共識。與此同時,宣發亂象、票補結束等年度電影大事件,則讓影視行業遭遇了發展的拐點與寒冬。在種種曲折與風波之中,中國電影揮別了粗放式發展的傳統時代,開始邁向品質穩步提升、工業品質凸顯、產業不斷升級、機制保障走向完善的中國電影新時代。

2018年年底,北京大學藝術學院舉辦了中國電影年度論壇2018-2019暨「中國影視藍皮書2019」啟動儀式。影視學者尹鴻、張衛等學者總結並分析當下中國電影的創作格局與產業現象,進而前瞻新時代中國電影的未來發展。

市場疲軟不僅體現在票房上

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尹鴻用「產業的小寒,創業的暖冬」這句話總結2018年的電影產業。

在尹鴻看來,整個產業的變化體現在四個方面。第一個方面是市場相對疲軟。「即便達到600億,這也是我們去年預期最低增長,但是到今年已經變成最高目標了。」此外,「市場疲軟不僅僅體現在票房的規模上,而且體現在下半年整體電影的熱度下降。」第二個是企業的波動,「這個非常明顯,過去每年我們都在新增影視企業,只有今年是要求撤銷的企業遠遠超出增加的企業。」

第三個方面就是整個產業動盪:資本的流出,行業的搖擺明顯。第四個方面,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——今年大家在產業上的不確定性非常明顯,就是大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,不知道會走向哪裡。

觀眾更期待寫實品格的回歸

「現實題材」是2018年電影繞不過去的一個話題。在論壇現場,幾乎所有嘉賓都談到了這個趨勢。

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所副所長趙衛防表示,2018年有一個特別明顯的特徵是寫實品格的回歸,尤其是在商業大片裡面。「大部分口碑比較好的影片都是現實題材或者是具有寫實精神的。像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無雙》《無名之輩》《找到你》。還有一些相對來說商業效果特別好,但不是大片的,比如《超時空同居》《後來的我們》等等,一方面跟觀眾真正達到心理溝通,它可以接地氣,能夠營造出當下觀眾所需要的一個狀態;再一個方面這些主流大片在類型營造方面,雖然也致力於營造這些動作、喜劇的商業類型,但是更多的是讓人文性這樣的情感因素占主導,純粹商業類型元素讓位于這些人文性的元素。反倒是有一些事先被看好的影片,比如說《影》《邪不壓正》《阿修羅》包括《四大天王》,這些片子都沒有達到票房預期,所以說當下觀眾在心理上更期待寫實品格回歸的影片。」

明星、IP與喜劇三個崩塌

在電影從業者看來,中國電影業在2018年經歷了三個崩塌。首先是明星崩塌。在導演甯敬武看來,時至今日,明星的商業價值在衰減。今年許多高票房的電影和明星商業價值間沒有直接的等量關係。「電影明星的影響力在一個電影中的商業價值到底有多大,我們需要重新反思,更多注意到明星以外的主創的價值,這是電影越來越成熟的標誌。」

第二個崩塌是IP的崩塌,比如《愛情公寓》已經變成負資產,「前兩年我們過於誇大了IP的商業價值。」甯敬武表示。對此,也有學者展開了不同方向的表態。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部戲劇影視學院教授戴清說:「從資料來看,網劇對IP的依賴非常大,大IP還是有它的市場價值和票房號召力,比如說《將夜》。」

第三個崩塌是喜劇的崩塌,一個例子就是開心麻花的喜劇電影票房不佳。甯敬武分析,喜劇不再作為中國產業半壁江山以上的一個票房的存在了。

對此,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陳旭光回應了不同意見:「我覺得在這個喜劇的時代,喜劇文化永遠都是時代需要的。我們可以說是喜劇文化的一種多元化,喜劇也跟其他類型結合。」 (文/本報記者 肖揚 張知依)

聲音

希望我們提供票房 電影提供娛樂和思考

陽明 24歲 平頂山 行政工作

一到春節,平頂山的電影院堪比春運現場。在剛開始網上售票沒有普及之前,為了在春節跟朋友看一場賀歲檔影片,需要早上排隊去買票選座。讓我印象深刻的是,我與朋友上午去排隊買票,佇列已經從售票處排到了電梯入口。在有了網路購票之後,佇列轉向了檢票口,我絲毫沒有誇張,就在去年賀歲檔,我與朋友一同看了《唐人街探案2》,進場佇列從檢票口排到了廁所門口。

在我的印象中,大家基本是從KTV的娛樂轉向了電影。而後,平頂山的電影院不斷地建立起來,人氣都很旺,KTV逐漸衰落,多家關門。春節期間的電影院基本都是場場爆滿,熱鬧的氛圍時刻提醒著你這是賀歲檔,這是在過節,當然觀影體驗可想而知。不過,我們似乎不在意太多電影的品質,我們直觀的感受就是好看不好看,電影院和KTV的性質差不多,我們只是換了一種娛樂的方式。我們願意花錢看電影,我們提供了票房,電影給觀眾提供了娛樂。

讓我難忘的是,在多年前的暑期檔,影院的生意依然紅火,我拉著朋友去看「聶隱娘」。我之前看侯孝賢導演的電影都是在電腦上,因此對於第一次在影院看侯導的影片很是期待。到了電影院,讓我詫異的是,影片居然很受歡迎,我們只能選在第三排非最佳觀影區的位置。我所以為的侯導無人問津的藝術片,竟然在平頂山的市場如此之好。不過,當我真正坐下來開始觀看的時候,才知道自己真的太天真了。影片播放了大概二十分鐘之後,就開始有人大聲聊天,之後是大聲打著哈欠,之後是影廳所有人都在說話,聲音一時間蓋過了電影的聲音。再之後,一個男人大聲說了一句我無法原諒的話語,他質問道:這到底是什麼片!這還不如郭敬明拍得好呢!他說完這句話,影廳更熱鬧了,大家都因為這句話在哈哈大笑,還有不少人在應和。我坐在第三排的位置,盯著屬於侯導的銀幕,看著他「鳳山和芒果樹上的觀望」的電影語言,我看著大朵的牡丹,我看著山間的薄霧,我看著風吹著輕紗,我看著聶隱娘「一個人,沒有同類」……

我沒有與我後方的觀眾爭辯,我沒有制止他們不要說話。我心裡明白,對於買票的觀眾而言,他們甚至不知道侯孝賢的名字,他們為了舒淇或者張震而來,抑或只是為了看一場電影,不管是什麼電影,他們以為影片都是提供娛樂的。也許,郭敬明在某種層面是比侯孝賢強。我們提供給郭敬明票房,郭敬明提供給我們娛樂。

一個人,沒有同類。是在訴說著孤獨,我更期望我家鄉的觀眾可以通過影片思考這一主題。我更期望觀眾對於電影的內容有更多的包容,我更期望不僅僅是為了看電影而看電影,我期望著我們提供票房,電影提供娛樂和思考。

在電影院可以直問內心 我遇到這情形該怎麼辦

王曉陽 27歲 平頂山 財會人員

本人作為一個上班族,平時和其他公司白領沒什麼區別,下了班除了耍手機、聚餐、KTV唱歌以外,還有一個地方是我經常去的,那就是電影院。我感覺電影院就是一個可以把心放下的地方,或者說是一個可以直問內心的地方,通過電影劇情的一步步演繹,把自己帶入到故事情節中,把自己當成電影的主角,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情形,我該怎麼辦?所以我一個月至少去一兩次,現在一年支出個幾百塊錢,還是可以接受的。

平時,我去電影院看得最多的電影,其一是社會現實題材的,比如《我不是藥神》《找到你》此類反映社會現實問題的電影。因為我們都是這個社會中的一員,故事情節的展開也許有我們身邊熟悉的人或事,也許有我們本人以前經歷過的。《我不是藥神》這電影的名字起得好,能救我們的終歸還是我們人類,不是神。片中說的「窮病」,究竟是一種什麼病?現實就是我們現在很多人都有的一種病。

其二,我看得最多的電影題材就是愛情片。自古以來,愛情被人讚美,令人嚮往,但是愛情也傷了很多人的心。「因為愛情,怎麼會有滄桑,所以我們還是年輕的模樣,因為愛情,在那個地方,依然還有人在那裡遊蕩」。在《後來的我們》片中,兩個人從相識到相知,再到相愛,最後分開的悲哀,配上劉若英的《後來》,想想我們的情竇初開,想想我們的曾經,歷歷在目,令人唏噓。「後來的我們什麼都有了,卻沒了我們」一語中的,也許這就是愛情本來的樣子。

我們青年人喜歡搶首映 兩天內觀影滿足獵奇感

付少偉 25歲 開封生活5年

作為一個電影愛好者,以前都是張馮幾家獨大,看到中國電影這兩年在不斷進步、遍地開花還是很欣慰的。

在選片上,我還是喜歡劇情至上的電影,因為只要劇情好,哪怕特效製作都差,還是會吸引我去觀影。比如《無名之輩》,人設簡單,沒有複雜關係,也沒有複雜3D,但劇情和人與都市底層青年產生了共鳴。然而,像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這樣的電影,完全脫俗文藝片,由於人物交代,劇情拐彎頻率太高,儘管有2D和3D混合技術及優秀的行銷,但是觀影效果和觀後感卻太差。

我在題材上傾向獵奇、兇殺、都市和懸疑,這類電影會讓我全程保持專注度。觀影頻率上一般兩週三次這樣,影票屬於正常市價水準,基本都是網路選座購票。另一點,我們青年人喜歡搶首映,喜歡在上映的48小時之內前去觀影,滿足劇情獵奇感。

另一點期待就是,進入新時代,我們的娛樂消費和服務品質需要提升,特別像河南這些發展快但是好壞兩極分化的影院,觀影環境急需提升。

觀影后會積極參與影評內容貢獻,和搜索相關主題資訊,希望能有更完整豐富的產業化發展,如觀影后抽影院提供的福袋以及海報。

小縣城電影院不可或缺 失戀後看了三遍「前任3」

張少哲 25歲 內黃縣 醫生

隨著時代的發展,我們的生活也越來越豐富多彩,在內黃縣這樣一個生活節奏輕鬆沒有過多娛樂方式的小縣城,電影院就成為我們年輕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每逢過年過節,或者一些特殊日子,我都會和女朋友、三五好友或是家人去影院體驗在一起的溫馨美好時光。這個時候,看的內容仿佛不是那麼重要了,更加重要的是體會在一起相處的脈脈溫情。與其說喜歡看電影,不如說喜歡身邊的人,想要和身邊的人一起體會不同的電影,從電影裡獲取獨特的情感交流。

電影的類型並不是會讓我側重選擇的,一般還是根據評分。不論青春的、搞笑的、科幻的、懸疑的,只要評分高,內容好而不空泛,都是可以接受的。去電影院的頻率並不固定,一般在每週一次,不過上映了很好看的,被大家推得多的電影也會去看,之前《前任攻略3》上映期間正好是我和女友分手的時候,一個人跑去電影院看了3遍。平常下班後和朋友吃飯看電影,讓工作一天后緊繃的神經得到放鬆,同時拉近和朋友的距離,這些花費都是值得的。具體花費其實並不固定,打折日跟不打折又不一樣,有時候買點喝的吃的,全看心情。

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,電影已深入到人類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,電影院裡燈光昏暗,有氛圍又不冷場。在某種程度上是感情的寄託,情感表達的場所,也是一種社交手段。大多數年輕人都會選擇去影院來拉近和心儀物件的感情。(據大陸北京青年報報導)

[編輯:]